拉格朗日中值定理

十年不远,荣耀不灭

【牛痕】我不知道啊

圈地自萌圈地自萌

毕竟这两个可爱男人明天哦不对是今天要比赛了

加油两个大宝贝儿

ooc慎入慎入慎入


无痕,一个在kpl叱咤风云两年的男人,也接受过不少的采访,也经历过挺多大场面,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貌似已经足够成熟的家伙,在听到比较困难问题时第一反应仍然是——“我不知道啊”。


一般主持人还是会下意识的照顾一下这个地主家的傻儿子,防止他除了大实话就是我不知道啊。

但总有意外。

终于这一次,在英凯采访的时候,一不小心出了状况。

其实题板的问题不是他选的,但是他如果早发现这个问题问的这么刁钻他一定会在出口前制止他。

可惜,他也是个眼比脑快,嘴比眼快的狠人。

“你和飞牛什么关系,为什么总是一起打双排还隔空点外卖?”


屏幕前的飞牛一口奶茶喷了出来,刺痛的座椅不幸遇难。

“这是谁问的!!”

这么奶幽幽地从飞牛身后探出了头:“空穴不来风啊fly大将军……”

飞牛翻了个白眼,虽然跟没翻一样:“老铁你别调侃我了,我俩什么关系你还不知道?”

这么奶哼着歌扭头走了:“谁爱知道谁知道,反正我不知道。”


采访现场的无痕可完全不放松,英凯这个问题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,什么关系?还能什么关系?你们看不出来吗?

然后他一如既往地开始笑,边笑边茫然的转头看着英凯:“我不知道啊。”

又来了,英凯扶额。

然后开始打圆场:“啊对,众所周知我们联盟这两位顶级上单关系非常好的,再说点个外卖也是正常的,好了我们来看下一题……”


阿澈看着直播,冷不丁地吐槽:“哈,都不在一个地方,从哪儿看出正常来的。”

浪浪拍拍他肩膀:“毕竟是痕总呢。”

初晨一边穿外套一边凑近屏幕:“痕总这搞的,一点儿都不硬气了呢。”

阿澈啪地把手机扣到桌子上,面无表情:“快收拾。”


那边飞牛一个人盯着屏幕好像要给他盯出花来,什么叫我不知道啊,虽然明白他这么说是应该的,但是这句经常被无痕拿出来挡枪的话显然不能让飞牛满意。

这么奶拎着宵夜回来发现飞牛还在盯着屏幕:“喂,都结束了,还看啊?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想啥呢?”这么奶决定好心的先开导他的大将军。

飞牛好一会儿才愤愤地开口:“他说他不知道。”

这么奶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fly说的是无痕对他俩关系的回答。

于是他不紧不慢的回答:“那你要他怎么说,我俩在一起了?还是他是我男朋友?”

很明显哪个都不行啊!

飞牛叹气,憋屈。

“要不你去找找他吧。”这么奶撺掇他。

飞牛直视他。

“就……商量一下这种问题以后怎么回答……”这么奶斟酌着用词。

飞牛改直视为斜视。

但他还是拿起手机给无痕去了条微信:你在哪儿呢?今晚能出来吗?


无痕刚采访完就看到消息,愣了一下上手回复:还在这里,收拾东西。

接着又回过来一条:你在那儿等我。

无痕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于是乖乖回了个哦。

等队员们准备上大巴回酒店时他挥挥手告诉他们今天不回去了。

阿澈了然的看了他一眼。

Koko欣喜的表示又是单人间。

初晨不明所以凑过去:“痕总怎么了呢?”

浪浪一把拽回初晨:“痕总注意安全。”

猪晨。无痕暗骂。


所幸fly来的也很快,并没有耽搁多少时间。

无痕偏头看着他,用眼神发射问题。

虽然很想直接说出来,但明智的大将军还是很快意识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在憋红了脸之前抓起无痕的手拖着就走。

无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整个人晕晕乎乎的跟着飞牛往不知道哪个方向去。

直到他们七拐八拐到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小角落。

飞牛转身把无痕按在墙上,瞪着他。

无痕沉默了一会儿,试探性地开口:“眼睛怎么了?”

Fly简直想一拳给他怼墙里。

“你怎么就不知道了?”他开口,声音里还有点儿委屈。

“?”无痕头上几乎肉眼可见的冒出一个问号。

不甘心的fly继续盯着他的上单朋友。

“采访。”提醒他。

无痕愣了一秒,然后笑出来:“那我怎么说啊,总不能承认吧?”

fly撇撇嘴,半晌他直接偏头吻上了无痕。

无痕纵容着他的所作所为,配合地仰头张开嘴唇方便这人的攻城略地。

和他的上单一样具有侵略性。

等到被fly放过时,无痕已经有点儿喘了,他默默地低头平复自己的呼吸,手不自觉的紧紧抓着fly的衣服,好像在自己找一个支撑点。


然后无痕也记不得他们是怎么滚到酒店的大床上的了。

等他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被fly按在床上操进来了,他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,偏偏飞牛不让他如愿,变着花样的操他,无痕支撑的苦,也不想叫出声,就干脆咬住枕头的一角堵住自己的嘴。

汗水顺着额角的流下来。

可就算这样,也还是温柔的纵容着他,无痕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……想看着你……”

彭云飞二话不说就把人翻了回来,期间并没有撤出埋在他体内的凶器,然后他被汗浸湿的刘海下掩盖着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欣喜和满足、甚至还有些许得意:“痕神?”

祝昊运心说你他妈别这时候叫我啊!以后还怎么正视这些个外号。

“其实还挺好看的……”随后飞牛听到了这个人小声嘀咕,他觉得自己上头了,明明没有喝酒。

接着俯身又把人拖入了新一轮的翻云覆雨。


等到一切都趋近于平静,他们躺在一块,fly捏了捏他痕神的小肚子:“老铁……你最近能不能少喝点儿奶茶。”

“你好意思说我吗你?”

“讲道理,我本来就比你胖。”

“你还有理了?”

彭云飞挠了挠头,其实他有时候挺呆的,比如现在,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话。

没想到祝昊运转过身来主动抱住了他。

“……无痕?”

“我这次抱你了。”

飞牛一下子就想起来了,很久以前,他们俩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,有一场比赛,QG输给了EDGM,他赛后给无痕发了条消息:你怎么不抱抱我!

没想到他还记得。

“傻子……”他紧紧的搂回去。


20XX年Kpl春季赛总决赛——

QGhappy VS EDG.M

他们坐在赛场上,看着对面的人,同时笑了。

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。


他是他的踏雪无痕。

他是他的fly大将军。


他们的故事,还有好多好多个未完待续。

等待QGhappy和EDG.M的,也还有好多好多个冠军……


最繁华处双将临阵前

征帆如云江似练

千军万马共你我

并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知与君同》河图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