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格朗日中值定理

十年不远,荣耀不灭

【翔叶】Hope[9]


感觉这章小周写的多……还乱七八糟的……还很矫情……
含周江
ooc慎入

“阿姨,您去歇着吧,这里交给我们就成了。”苏沐橙笑盈盈的把周泽楷的妈妈送出了厨房,然后转头号召她的三个小伙伴:“准备开工!”
孙翔江波涛双腿登时并拢,抬起右手敬了个不那么标准的军礼:“遵命!”
陈果顺手捡了两个茄子丢过去:“洗干净。”
客厅——
周泽楷规规矩矩的沏了杯茶,在他亲爹的注视下小心的倒进了杯子里,然后恭敬的端到了叶修面前。
气啊。
特别叶修接了他的茶还嘚瑟的一笑,那一刻,周泽楷想直接甩个巴雷特狙击到他脑袋上。
凭什么江波涛他们去干活,这个家伙在这里坐着啊?!
“小叶啊,楷楷没给你添麻烦吧?”周泽楷的姥姥递了个橙子给叶修。
叶修赶紧双手接过:“哎谢谢奶奶啊。哪儿能呢,小周最听话了,我对他绝对是一百万个放心。”
周泽楷在内心翻了个白眼。
呵呵!
周姥姥点点头,一把握住叶修的手,叶修赶紧回握:“奶奶,您有什么事儿就讲,但凡我能办到的,一定尽力给您办好了!”
老人家拍了拍叶修的手,才开口:“楷楷小时候就不愿意说话,我们都没法理解他在想什么,让他说吧他也不说,就跟那里自己憋着。小叶啊,你是领队,就多关照关照楷楷吧。”
叶修愣了一下。
苏黎世的时候,除了孙翔很少有人会特意关照一下这位而今当之无愧的荣耀第一人,包括他。
可他们都忘了,周泽楷也是人,也是会累的。
在苏黎世,不论交给他什么任务,他都默默扛下,毫无怨言。
这个内敛强大的男人,用他的方式守护着这支国家队,他是矛、也是盾,只是担着这么大的压力,他的内心,又有谁肯倾听。
又有谁在担心。
随后回过神,冲周姥姥灿烂一笑:“奶奶,您放心,您外孙厉害着呢!”
周泽楷歪了歪头,却恰好撞上叶修看过来的眼神,电光火石,他突然懂了叶修的意思。
不用担心我呀,周泽楷想。
身体不由自主的挪到周姥姥身旁,周泽楷看着年迈的老人,想到了小时候姥姥是怎么带他玩儿、教他识字、告诉他“楷楷要好好学习,将来考上清华北大给姥姥争光啊”……好多好多,而今她已不再年轻,他也长大成人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年迈的她,周泽楷突然就涌上了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愧疚。
对不起,没能在您身边多陪陪您,让您开心。
对不起,没有好好学习,没能考上清华北大替您圆梦。
对不起,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讲出来,让您时刻牵挂。
对不起,没有经常记起您,都很少打电话。
对不起……
真的对不起,姥姥。
周泽楷不孝,不能给您找个漂亮懂事又孝顺的外孙媳妇儿了。
周泽楷眨着眼睛,什么东西猛然间模糊了视线,而他却无力表达。
他伸出手握住她的,摩挲着她手上时光流逝所刻下的痕迹,张了张嘴:“姥姥……”
却再无话。
一时间时光静止,唯有周泽楷深邃的眼眸中汹涌着感情。
叶修狠狠地抹了把脸:“奶奶。”
周泽楷和周姥姥一同抬头望去,只见那个一贯懒散的男人眼角发红,却笑的近乎刻骨的温柔:“小周知道的,您和叔叔阿姨担心的、关心的和所有在意的,他都知道。”
刹那间,周泽楷猛的握紧了周姥姥的手,狠狠地点了点头,我都知道的。
你们期盼的,担心的,我全都知道的。
叶修转头掩饰发红的眼眸,家啊……这个东西,温暖的让人想流泪……
老人家到底明不明白,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,周泽楷明白了。
叶修相信这个男人会以他一贯的作风,承担起这个家的责任,亏欠的、错过的,通通补回来。
他会对他自己负责,对江波涛负责,对两个人的家庭负责。
并不是多伟大,仅是责任如此。
而周泽楷,恰巧是个负责任的男人。
那么叶修呢,少年时的叛逆已然被淹没在时间的长河里,离家是不孝、却也是荣耀开始的起点。
愧疚是他成熟后的想法,因此决定补偿,决定退役回家。
可事与愿违,老头子接受了荣耀,接受了十年前他视为不务正业的游戏,接受了他的儿子、是荣耀的王。
他得以继续荣耀。
可他欠下的十年,又该如何偿还。
不是可以无动于衷的。
只是,感情尚才清晰,倘若他真的追到了孙翔,又该怎么承担起两个家庭的责任。
那个少年本该光彩夺目被鲜花和掌声环绕的人生,会不会因此毁于一旦。
如果会,那他情愿放手。
或者说,就此止步。
幸好孙翔还不明白,幸好给了自己离开的机会。
可就是好不甘心啊!
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,不试一下,真的不甘心。
叶修靠在沙发上,双目无神的盯着面前的电视,内心翻江倒海。
“啊!!!”一声哀嚎。
身体本能的反应快于脑子,他猛的站起来冲向厨房:“怎么了!?”
孙翔惨兮兮的站在洗手池子前,从腰到脚,湿了个彻底。

半晌沉默


“………你们,打水仗了?”


三楼——
叶修躺在床上玩手机,孙翔在浴室里冲澡。
孙翔的手机。
王者荣耀?这什么游戏啊……
前几天不还lovelive呢么。
叶修一边感叹着年轻人真是欢乐多,一边不老实的点开打算进去玩玩试试。
然后他就成功的给孙翔从王者打到了钻石。
哦。
掉段了。
叶修面无表情的关上游戏。
谁让他刚上王者就不打了,一场就输回来。
我什么都没干。
孙翔洗完澡出来就捕捉到一只瘫在床上叶修,好像连动一下都懒得。
于是他压了上去。
一声惨叫。
叶修欲哭无泪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摆弄手机的男人,挣扎着开口:“喂……你想压死我啊……”
“叶修,你对我的排位干了什么?”孙翔目光灼灼地盯着他。
果断转移话题:“得下去帮小周他们。”
孙翔起身翻到旁边:“反正对翔哥来说,打回来分分钟的事儿。”
是是是,你最厉害了。叶修扶额。
最终这天孙翔也没找到机会把段位打回来,耐不住周姥姥的盛情邀请,孙翔和江波涛在客厅陪着周姥姥打了一晚上的斗地主。
偏偏周姥姥还特别喜欢孙翔这幅傻愣愣的样子,每每被江波涛坑惨的时候周姥姥都笑的特别欢快。
两个小姑娘则是跟周父周母讨论联盟里各种奇闻趣事,比如黄少天真人有多话痨,喻文州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斯文,韩文清长得也挺有气势的、没特别吓人,王杰希两只眼睛大小差的也没有那么大……
叶修瘫在周泽楷房间的沙发上企图点烟,被联盟的脸爆手速给掐了。
“小周我今天没抽上几根啊!”
“不好。”周泽楷面无表情。
“就一根……”叶修挣扎。
“孙翔讨厌。”
“哦。”
一击必杀。
叶修悻悻地没骨头一样瘫了回去,周泽楷斟酌着怎么用词才能把他赶出去。
“小周……”叶修突然开口,周泽楷抬头看着他。
“你想过怎么跟你父母交代小江的事么?”
“……嗯。”没想到他会问这个,周泽楷点了点头。
“不害怕啊?”叶修撑起身子,看着他。
周泽楷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,怕啊。
怕父母接受不了。
怕姥姥难过失望。
怕江被粉丝攻击。
怕……
原来我怕的有这么多。
可是,
“没有他,更怕。”
如果周泽楷今后的人生里,江波涛不再存在不再出现,更可怕。
“那你……”叶修张了张嘴,愕然于他如此坚定不可动摇的回答。想问,却又什么都问不出来。感情已经如此坚定,那还有什么放弃的理由,再苦再累,两个人也能一起扛下来了。
“周泽楷!!!!”
又是孙翔这个小兔崽子,叶修无奈的扶额,跟周泽楷对视一眼,两个人一同走出去。
看到叶修跟周泽楷一起过来,孙翔愣了一下:“靠你们两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!”
叶修哭笑不得:“我哪儿敢啊孙翔大大。”
周泽楷一言不发的接过了孙翔的牌,以他的判断,孙翔一定是被江波涛耍了要搬救兵了。
江波涛看着周泽楷,微笑。
周泽楷挑眉。
嗬!真是瞎了。
叶修拽了孙翔,直接跟周姥姥道了个晚安就拎上楼直奔卧室。


孙翔一头扎到被子里:“啊……好几天没碰荣耀了。”
叶修倒了杯水给他递过去:“用不用哥再给你特训一回儿?”
孙翔撑起来接了水杯,白他一眼:“就你?现在能打过我么还特训……”
“经验,意识,战术。你都差的远呢好不!”叶修毫不客气的戳他痛脚。
孙翔闷在被子里不搭理他,叶修一脚踹过去:“你干嘛呢!”
孙翔被踹,哼唧了两声,继续瘫着。
叶修二话不说又是一脚。
孙翔这回儿爬起来了,瞪着叶修:“靠!你干嘛!?”
叶修看回去:“我说你差的远你给点儿反应成不?”
孙翔皱了皱眉,盯着人:“警告你别故意找事啊。”
哦,威胁人?
而且叶修会听孙翔的话?笑话。
“呦呵,这年头说实话还不行了哈,我看你心里素质挺好的啊,原来还是这么禁不起刺激?那你这以后比赛场上碰到黄少天心态不得崩了,这样不行我跟……唔!”
一阵天旋地转。
叶修眨眨眼,看着笼罩在自己上方的男人,紧皱着眉头,眯起双眼死死盯着自己,好像在看他的猎物。而男人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把自己要说的话全都堵了回去。
孙翔深吸一口气,叶修看到他喉结滚动了一下,要命的性感。
刻意压低的嗓音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:
“叶修,别惹我。”


操。


叶修僵住了。
这是长本事了?管上别人能不能惹他了?那当年还被魏琛一句玩jj给弄的满脸通红?被孙哲平一句我是你爷爷激的跳脚炸毛?

妈的,好冷。

孙翔打了个哆嗦,是不是该说点什么啊!!然后呢??刚才我说到哪里了?别惹我,然后应该是……磨人的小妖精???
孙翔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。
这特么什么鬼啊!玛丽苏剧情看多了?
最终他也只是从叶修身上挪下来,面朝下砸回那坨被子里,闷闷地开口:“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句话。”
他现在喊“叶修”喊的是轻车熟路,比“周泽楷”还要顺口三分,可叶修呢?他正儿八经的叫过自己的名儿吗?
要么就是孙翔大大,要么就开口带着调笑的意味。谁稀罕你叫的“孙翔大大”!
“我……没有好好跟你说过话?”叶修思考了一下,问他。
孙翔不理他。
“我好像都说的挺认真的啊……”叶修皱着眉回忆。
你从来都不好好叫我名字!日哦,这句话说出来真的像在撒娇,孙翔抖了抖鸡皮疙瘩,猛的从被子里弹了起来:“早睡早睡,洗脸刷牙睡觉。”
……
这孩子怎么回事?别是个傻子吧。

入夜。
四下里一片寂静,只有偶尔响起的礼花鞭炮声传入某人的耳朵里。
孙翔靠在床头睁着眼睛直勾勾盯着天窗外那片空旷高远的天,星星不算多,但总归也是有一部分。小时候记得谁说过,冬日里天空总是会看起来高一些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偏头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男人,一闭上眼睛就格外乖巧的模样也不知道到底遗传了谁,估计是母亲吧,孙翔下意识的觉得叶修家里一定是严父慈母。
啊……第一次这么任性啊,过年都不带回家的,理由自己还说不出口,只说战队事情多,忙不过来,自己留下来帮帮。于是孙翔的母亲先是表达了一下对儿子的思念之情,扭头就订了去海南过年的机票和宾馆。
包括了他爹,他姥姥姥爷奶奶爷爷叔叔大姨小姨还有他们的孩子,总结起来就是,一家老小除了孙翔。
这就很气了。
说归说,但一家人其乐融融,就算自己不在,看着自己的父母和他们的父母在一起过年,也是开心的。
这样想着,又勾起了唇角,大男孩静静望着这片静谧又美丽的夜空。
偶一偏头,却猛然间对上一对黑亮黑亮的眸子,吓得他差点儿没滑进被子里。拍着胸脯缓了缓,孙翔才开口:“我靠大哥你干什么啊大半夜不睡觉差点没被你吓……唔!”

!!!

瞳孔好像都在一瞬间放大。
直勾勾的盯着近在咫尺到已经模糊的眼睛。
他仰首,他低头。
时间画面好像都定格在了这一秒,嘴唇相贴传来的热度让孙翔确定了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而叶修也只是贴上了他的唇,没有别的动作。
良久,唇分。
叶修微微退开。
孙翔眼神复杂的看着他,半晌憋出一句话来:“……你喜欢我啊?”
叶修诚实的点头:“喜欢啊。”
真的特别诚实,诚实的孙翔有一瞬间怀疑叶修被调包了。
然后他噎住了:“我……”
不喜欢吗?没因为这个人少受苦,也没因为这个人少受委屈。但是真要说不喜欢,孙翔说不出来。
喜欢吗?所有无意识的注意他自己感觉不到,但不管因为一叶之秋还是这次没头没脑的带人到轮回过年,孙翔都觉得自己好像不受控制一样。想见他,想碰他,想抱他……
大男孩眉头一皱,伸手闭了眼按揉着眉心,半晌才侧过头去,撩起叶修额前细碎的刘海,轻轻印下一个吻。
不似往日那般轻佻中带着活泼健气的语调,低沉沙哑却又带着致命性感的嗓音在呆愣的男人耳边响起:“叶修,给我时间。”

评论(8)

热度(33)